旗木忍来

我是学生党,更新会放到周末,所有我更的文,在贴吧上也可找到

《或许不会再有——为祭故人》01

*老卡死亡梗(当然,是在最后)
*原创男角色
*兄弟情(自见鼬和止水,艾斯和路飞)
开始咯~

01:我来做你的哥哥
         “卡卡西,原来啊,是我陪你一起来看带土。哼,说来也讽刺,现在……变成了我独自一人来看你顺便还要帮你看看带土”
        我望着慰灵碑上两个紧紧挨着的名字,出奇的专注,如果知道是这样的结局,我宁愿当初不去结识你。
        可是……世界上没有后悔药,我轻轻的叹了口气,闭上眼睛,回忆如走马灯一般出现在我的眼前。
                                 *
        14岁的我,花了一年的时间去摆脱父母双亡的阴影。为了谋生,用爸爸妈妈的遗产在去碑林的必经之路开了一家花店,收入还不错,对我来说,够我吃穿,足以。
        开业的第一天,在五点起来的我早早的开了门。我坐在门口,享受着清晨特有的景色和芬芳。
       说实话,我可没指望自己的小店第一天就有生意可做,更别说是第一天的早晨5点。
       突然,一阵骚动引起了我的注意,掉落的枫叶被踩的沙沙响,我下意识的向声音的源头望去。
       是个看起来12出头的少年,带个蓝黑色的面罩,双手插兜,护额斜下来盖住了左眼,一副高高在上,拽拽的样子。不过……他的身边,围绕着一股难以描述的悲伤。
       这副形象,已经让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加上那挥之不去的悲伤,他的形象更是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里。
       那悲伤……很熟悉……我能深刻的体会到……
       我望着他,又抬头看看天空,算了算时间,现在应该是5:30,哪有这么早就起来的!恩……好吧……除了我……
       那个少年仿佛是注意到了我的视线,转过头,死死的盯着我和花店的装潢。我和他的视线成功相对,我像是触了电,顿时冷汗直流从椅子上弹起,又像是耗子见了猫般……总之,我被这个家伙吓的不轻。
       另外……又觉得有些可笑,明明才12岁,却摆了一副仿佛经历过那人生可恶的起起伏伏一样。 
       “那个……”那家伙终于开口了“有没有白日菊?”我从刚刚的惊吓里缓过神来,连忙应到“有、有”
       说完,几乎是逃跑般的回到店里,拿起一束白日菊,塞给了少年。
       “谢谢,多少钱?”我想了想,因为没有想到今天会来客,所以花的价格也没定,随口一说“你是第一个来我的店的人,要你十戈(戈:作者瞎编乱造,木叶货币,基本上……哎呀反正我也不清楚,就是货币!)”“哦”他不冷不热的应了一声,给我了十戈,手握白日菊,缓缓离开。
        我重新坐下来,细细的想着刚刚的一切……等等……我竟然被一个比我小2岁的人吓出冷汗了啊!
         我脸上没有什么波动,但是染上了一抹淡淡的红晕。
        第二天,我起的稍微晚了些,可能是为了不再遇到昨天的那个少年。可是……仿佛如命运安排一般,开店过了几分钟,那个少年又如约而至,来到我的店门前,买了三束花。
       第三天,第四天也一直如此。
       终于,我按奈不住我健谈的个性,在第五天的清晨,趴在橱柜上,问了问他的名字。可他没有说话,我又说“我说一下我的,但同等的,你也要说你的。”
       少年鄙夷的看着我,我抬起手,想和他握个手“我叫渊,请多指教”少年迟疑了一会,缓缓抬起手,握住我的手“我叫旗木卡卡西”
      后来,问到他的过去时,他低下头,把钱按在橱柜上,独自走向前。
      我知道我戳到了他心中的痛,但这使我更加好奇,我留下开着的店,慢慢跟在他后面。
      终于,看到他在慰灵碑前停下,我躲在草丛里,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可是……他站在慰灵碑前,像个稻草人,一动不动。
      突然,他说道“躲在草丛里看着别人真的好吗?你的店怎么办?”
      “哈哈,被发现了啊,店没事,有人帮我。”我骚着头,看起来傻乎乎的。
       下一时,我严肃起来,走到慰灵碑前“来看父母吗?”“不”他果断的否定了我的问题“来看挚友的”说着,他指了指慰灵碑上的一个名字:宇智波带土。
       我心头一紧,那是神无毗桥惨案的牺牲者,那么……我惊异的看着卡卡西,他护额下的……就是写轮眼!
      “神无毗桥,我被带土那个吊车尾改变了……”他向我讲述起他的身世,父亲谢罪自杀,挚友为救他死亡,同班的女孩被他亲手杀害。
       他才12岁……就已经体验过人生中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明明是英雄的天才儿子,却……
       “对了”卡卡西打断了我的思想“你刚才问我,我回答了,那我问你,你的父母在慰灵碑上吗?”
       “没有”我的声音里有着笑意,但怎么听都是苦笑“他们……没有资格,只是被当成了炮灰。”
       “……”看起来卡卡西深有感触。
       我低下头,讲述起我的身世,父母戏剧性的死亡,留下我一人。
       我们两个,都是被命运玩弄的人。
       也许正是因为这个,我们俩个显得很合的来。
       我抬起头“哪怕再悲剧的人生,相信我,一定会好起来的,有失必有得。”卡卡西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光芒,我们世人称之为:希望。
       但很快又淡下去,我拍了拍他的肩,“好了,你不是要去看琳吗?我陪你。” “嗯。”
       说实话,陪他是一个原因。主要,是为了来看我的父母。
       后来,我和他的关系越来越好,我们天天见面,偶尔有时间,会去陪他修炼。
       一天,我和他走在草地上,突然,我问他“要不……我来当你的大哥吧!”我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想法,他的眼神里闪过一丝火苗,又被自己强制按了下去“……”我能看出来他是愿意的,这个家伙……只不过有些傲娇。
      我们都没了家人,特别是这个家伙,虽然和他交流的不多,但我知道,他是一个不愿和人透露自己感情的人,什么都埋在肚子里。有一个大哥,他应该会轻松一些吧。
      我揉揉他的头“那好吧,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大哥了。”“别揉我的头啊!而且一个连忍术都不会的家伙,怎么当我的哥哥啊!”卡卡西在反抗着我的手,“不管怎么样,我就是你的哥哥,哥哥也有教育弟弟的权利吧,刚刚很不礼貌哦,卡卡西”他的名字,我专门加了重音。
      自从那次以后,我把他当弟弟一样对待,卡卡西也愿意向我透露他的所想。
     
     
     
      
   
     
     

  
    
      
 
    

         

【银魂+卡】做梦的家伙梦一个比一个离谱:序章

随时弃坑,做好准备,BEHE不定,卡卡成功OOC更新不定时+文笔渣
—————————————————————————————
        “这里……”卡卡西的视野低了不少,他初步判断自己应该是变小了。但是,这里有个更严重的问题,这是……哪里?
        “那里!攘夷志士的联络员!杀了他!”“我靠……”卡卡西低骂了一句,现在更糟了,不但不知道是哪里,而且又有不知道是猪是狗的玩意不明所以来杀他。“算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天诛地灭。”
         “那……那是什么啊!蓝色的光……啊!!!”几声惨叫回荡在尸横遍野的战场“看来他们也没什么厉害的”卡卡西小声嘟囔着,甩了甩手上炽热的鲜血。
        他找了个烧焦的树墩旁,坐下来,望着天“听天由命吧~”
        “那是……”银时迟疑了一下“松阳,和我一样的小孩!”银时把肩上的剑甩下,用此指着远处倚在树旁睡觉的卡卡西“啊,真的很像啊……”松阳慢慢走到卡卡西身边,拍拍卡卡西的肩“银时,起来了”“喂,松阳,那不是我”银时奈这火气对自家的老师解释到“银时,起来了”松阳没有管银时的解释,顿了一下“等等……银时!你不要离我而去啊!银时!”“都说了那不是我了!只是一个来历不明,装束十分奇怪的人啊!猩猩,你这是新添的人物吗?不是说经费不够还准备停更的吗?!”  
         “啊啊~”松阳站起身,用行动表示刚刚只是个恶作剧,不过那个小孩真的和银时很像。他将双手插入袖中,似打断又非打断的说“银时,不要把这么可怕的真相在这种不知道接下来还更不更的半吊子小说的序章里说出来啊。”“不,松阳,我觉得你才说出了最可怕的真相。”

关于短篇的事

最近没什么灵感,想码一些短篇又不知道写什么,大家帮帮忙咯~

关于大家喜欢6代的理由

一个脑洞油然而生,赶快写写(「・ω・)「嘿
—————————————————————————————
关于大家喜欢6代的理由
花痴女们:啊啊啊啊啊!6代目大人!
某6代:大家好啊~
某来:卡卡啊,看你现在受人欢迎的,都没人欢迎我(对手指)
某卡:好了,你别伤心
某来:没事啊,谁让你是火影男3呢,我去采访了,嘿咻(跳下台子,匆匆离开)
[来到一个花痴女旁边]
某来:那个……把你的口水擦擦,我们想采访你一下
花痴女1:(擦擦口水)好啊
某来:你为什么喜欢6代目呢?
花痴女1:很简单吧?第一,他的颜值,带面罩就很帅了啊,6代目大人~
某来:嘿嘿嘿,还在采访呢,花痴等一会犯也来的及!
花痴女1:哦哦,还有就是……就6代目大人一个人都可以养活我们一个花店呢……我可是专门数了的呢,18年,每天都来。而且每次都买很多,回来的时候又都没了,真是神奇。
花痴女2:对啊对啊,我们家是一个以红豆糕为主的甜品店,6代目大人原来每天都来买红豆糕。我的店和她的店都可以靠6代目养活呢。
某来:(顿了一下)那个……谢谢回答,我走了
[离开后]
某来:那个……刚才那段删了别播,拜托了……

好好活下去8

百米大刀,慎入慎入
—————————————————————————————
         “带土……”“我想咱们不用多说废话了吧?”卡卡西的话被十分强硬的打断,也正合卡卡西所意,这场战斗,能早结束就早结束。
         他不想然自己一直压抑的感情爆发。
         “对啊”卡卡西叹了口气“开打吧”低下的头缓缓抬起,眼神里满是杀意。
        “啊啊啊!”带土冲了过来,卡卡西也相应的做出反应,向前冲去。
         苦无从卡卡西的右腿侧的包里拿了出来,瞄准了带土,带土发觉后,猛地一躲,使卡卡西肉眼难以察觉的向前扑了一下。银发男人马上反应过来,折转过身,再一次向带土冲去。
        乒乒、乓乓
        武器撞击的声音回荡在神威空间里,各形各色的忍术也在两人的使用下进行着对抗。
        可以看出,一开始占上风的卡卡西,现在已经被压了下来,使出的忍术全是防守型的。
        带土调侃道“怎么了?那个威震天下的写轮眼卡卡西怎么只会防守了?”‘切’卡卡西心里暗咋一声,眉宇间多了几分决意。
        “哼”带土的手里伸出一个由木遁形成的黑色木棒,对着外面的那一面是尖锐的。
        ‘来了……’卡卡西心里舒了口气,满是伤痕的苦无被裹上一层雷光:雷切。
        俩人向着对方的胸口冲去,“卡卡西,结束了!”带土大喊着,两人越来越近
        还剩一米的时候,卡卡西干脆闭上了眼睛。看到这样的卡卡西,带土不知是自嘲还是轻蔑的笑笑。
        两个武器已经擦肩而过,卡卡西突然睁开眼睛,苦无的雷光也在那一刻消失殆尽。只见,木叶上忍又向右边移去。这样一看的话,带土的武器可以准确无误的穿透卡卡西的心脏。
         ‘可恶!来不及了!’带土刹不住自己向前倾的身体,他的打算是让卡卡西穿透自己的心脏,自己把攻击移到昔日队友的右腹上。
         宇智波带土,本没有杀卡卡西的意向。
         而现在……
         下一刻,传来穿透血肉的声音。带土的手即使隔着手套,还是能感受到那炽热的鲜血。
         他宇智波带土杀过多少人?他何曾畏惧过?但……为什么?现在他的心这么慌?这么乱?这么恐惧,憎恨,害怕?
         “唔!”卡卡西因为疼痛向前倒去,带土马上接住了他,带土的眼睛里映衬着卡卡西因为受伤而染红的上身,眼神里全是恐惧。
         卡卡西的头放在带土的肩上,俩人半跪在地上,带土听着卡卡西急促,艰难的呼吸声,心里很是急躁
        “你……为什么!”后一句带土完全是喊出来的“……”卡卡西默不作声“哼”带土尽可能的让自己发出轻蔑的笑声“你以为牺牲自己就能让我回心转意吗?”卡卡西几乎微不可查的动动,要不是他依在带土身上,带土可能察觉不到“是啊……我自己以为……是这样的”这句话的意思带土并不知道。他的声音断断续续,但带土知道,卡卡西的生命力正在以飞快的速度下降。
        “带土……咳!”卡卡西吐出一口血来,带土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带土……我这一生,没能保……护好你,没能遵守和你……的约定,没能……保护好琳”琳的名字想一把双刃剑,刺进两人心中。卡卡西顿了一会,继续说道“但是……我遵守了和……自己的……约定……终于保护好了你……这样应该……就不是废物了吧”带土的瞳孔慢慢缩小,明白什么后有闭上眼睛“哼,不是废物也是个笨得要死的人啊”
        “是吗……那也好……”后面的声音里包裹着些许的笑意。
         又是一阵沉默……
         滴答,滴答
         神威空间里只有血滴在地上的声音,感受到开始慢慢冰冷的身体,带土攥了攥拳头。血,为卡卡西做着倒计时。
         终于,卡卡西发话了“带土……咱们……做个约定吧……反正你绝不会违约……对吧……”最后一句是肯定句,声音里有着毋庸置疑的信任和坚定。带土又是一惊
“无论……你……将来还记不记得我……代替我……好好活下去……连着我的……那份……一起”他说话已经很吃力了,带土压低了头,头发遮住了眼睛。“……”回答卡卡西的是一阵沉默
           “那……我……就默认为……你答应了……”卡卡西的眼睛弯成月牙。
            看到这样的卡卡西,带土的心里很不好受。
            可能是意识到自己的生命已经走到尽头,卡卡西用极其微小的声音说到,他基本上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带土……对不起……”
             头慢慢垂下,旗木卡卡西的生命,走到了尽头。
              卡卡西在垂下头的瞬间,心里在想‘那个世界的带土,我算不算完成约定了呢?也算吧……让带土替我好好活下去,也算是完成约定了吧……’这样想的他,在最后一刻,弯起了眼睛
“再见了,这个几乎夺走我一切的世界”
带土抱紧了他冰冷的身体。“笨蛋啊……这些事,从来都不是你的错”自从琳死之后一直压抑的感情,已经复苏。
              泪,落了下来,滴在银发上忍的身上。
              他抱起卡卡西的尸体,向外走去。
              忍界……这里仿佛他很就都没回来过了。水门,也到达了这里。
             “老师……”带土慢步走向水门,水门注意到带土怀里毫无生气的卡卡西,眼神里满是悲伤。
             “你要对我爸爸干什么?!”鸣人突然来到带土面前,挡住了带土。
             小樱和佐助陆陆赶来,看到带土怀里的卡卡西。鸣人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你这个混*蛋!”他不顾一切的打算冲上去,水门拉住了鸣人“鸣人,你冷静下来啊!”“他杀了卡卡西老师,我不能不管啊!”鸣人失去自来也的伤痛还未平复,卡卡西的牺牲,更是雪上加霜。“鸣人”佐助冷静的声音传到他耳边,“咱们一起上!”“佐助……”
             带土慢慢放下卡卡西,“要杀要刮随你们便,等战争结束后再说”“带土,你……”
             “我并不是要加入什么忍联,我只是要发泄。”
              在一旁观侯多时的黑发中年点点头说到“是时候了”刚才卡卡西的死已经改变了历史,他让这里继续下去只不过是确认带土还会不会继续憎恨这个世界,会不会因为卡卡西的死而变本加厉。
               突然,一道道蓝光裹住了每一个人,包括带土“这是……”
话没说完,他眼前一黑。
              “这里是……”带土站在火影办公室里,自己穿着火影袍。上面绣的是……五代目火影!
              怎么回事?“卡卡西……”突然,琳推门而入‘琳还活着?怎么回事?’“琳!你见卡卡西了吗?”“卡卡西?”琳歪了歪头,显得有些调皮“卡卡西是谁?”“什么?就是和咱们同伴的卡卡西啊!”琳显得更加疑惑了“同班?和咱们同班的一直都是阿斯玛啊,从来没听说过什么卡卡西”带土着了慌,“琳,我出去一下!”带土逃似的离开了火影楼“哦……”琳的眉毛皱了皱“今天的带土是怎么了?”
              带土问了和卡卡西有交集的所有人,连凯都不记得卡卡西,说带土是他永远的对手。
那就剩最后一个地方了……带土咬咬牙,跑向慰灵碑。
来到慰灵碑,带土满怀希望的寻找卡卡西的名字,结果……没有啊
              难道……带土想到一个可能性,也只有这个能说的通,卡卡西是未来的人,他使用或者是借助别人的力量,牺牲自己改变了历史,而他自己……
               带土眼神空洞,跪了下来,卡卡西死前说过的话还环绕在他的耳边:好好活下去……
               他低着头,泪珠掉在泥土上,拳头愤愤的砸着地面“笨蛋啊,没有你的未来,还算什么未来,牺牲自己为了我们……笨蛋啊!!!!”带土竭尽全力的嘶吼起来,发泄自己无尽的悲伤。“我不复仇了,你回来好不好,回来吧……求你了……”后面的声音带满了恳求
              突然,带土的眼睛失去了光彩,但很快又恢复。
              “我在干吗?我为什么会哭?为什么会跪在慰灵碑前面?不是应该在火影楼里吗?”带土不知所措,擦了擦眼泪,望着慰灵碑,眼神里全是疑惑。
              “这样做真的好吗?”就在里带土不远的地方站在两个人,可惜带土并不能看见他们。发出问题的是其中的黑发中年“啊,无论是对他,还是对琳,对鸣人,都在好不过”另一个银发中年回应到“我说你啊,你”黑发中年指指站在一旁的银发,加重了字音“我吗?无所谓了”银发耸耸肩,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卡卡西啊,你明知道会这样的吧,如果是你牺牲的话。”黑发质问着“知道或者不知道都一样,这是对他们和我最好选择”名叫卡卡西的人眼神又暗了几分。
               “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比较这个世界再无一个叫卡卡西的人了”黑发中年双手放到后脑勺上“跟着你咯,看起来你的生活还不错。”卡卡西有打眼看看这个他看过无数边的人,“也好,多一个伴,走吧”“恩”风,吹起俩人的白衣,卡卡西最后看了一眼这个世界,心里暗暗的重复了一边刚才黑发中年所说的话:

                这个世界,再无旗木卡卡西

END.
                 哈哈,终于完结了,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最近会休息一段时间,当时候会继续更新一些小短文。

好好活下去 7

             “那个……”卡卡西的话引起了桌边人的注意力“怎么了?”“我去上厕所”这个憋足的借口从他的嘴里脱口而出,但也显得平常。
              他起身,向楼下走去,没有多看他们一眼,但心里仍充满不舍。
来到玄关,就看到了一个穿着素素白衣的黑发中年,“你来了”“恩”卡卡西打眼看着眼前的中年,那个声音,和梦里的一样,看来,这是真的。
              “那么走……”“卡卡西!”黑发中年的话被截断,但看起来他并不生气“放心,他们看不见我,你就先告别吧,但是时间有限”
              “笨卡卡,不是去上厕所了吗,来玄关干吗?”带土笑了,他想让自己笑得温柔些,但是却越显僵硬和悲伤。
              “……”卡卡西回答不上来,只能选择沉默“你的事我们都听说了,那个世界……真是该死”后面的声音带有笑意,又有些颤抖。水门和琳眼神出奇的温柔,水门背后的鸣人也站出来
             “卡卡西!”玖幸奈含泪抱住了他,卡卡西顿了片刻,也抱住了玖幸奈“师母……”声音有些颤抖
             他慢慢松开紧紧抱住自己的玖幸奈,退了几步“笨卡卡(卡卡西,卡卡西33),无论未来发生了什么,就算我们都不在你身边了,哪怕……嘿”带土自嘲的笑笑“哪怕是为了这个世界的我们,你也要好好活下去!”
             “大家……”卡卡西的内心深处有了不小的触动“约定好了!”带土露出自己阳光的笑容,伸出食指和中指:和解之印,卡卡西慢慢走上前,“要笑着约定的话,就别哭啊”听到这句话,带土擦擦眼泪。对方又用同样的指头握住了自己两根指头“啊,约定好了”声音里透着从少见的坚定
            白衣中年对着卡卡西说“走吧”,卡卡西没有回答,只是再次向后退了几步。
             对方眼神的注视代替了有声的再见,卡卡西也投以相同的目光。虽短暂,但里面包含的有太多太多。
身体……在消失?卡卡西有些不可思议,心想这就是回去的方法吧,并淡然接受。
              在身体离开的最后,带土又大喊一声“约定好了,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卡卡西笑了“嘛,一定会的”
               
              本该留在那个世界的眼泪,留在了这个世界。
              
               落在地上的瞬间,卡卡西彻底消失
—————————————————————————————
              我不是一个感情细腻的人,感情书写的不是很好,大家请多多见谅吧(⁄ ⁄•⁄ω⁄•⁄ ⁄)

好好活下去 6

可以说,卡卡西比以前更加珍惜现在的一个月的时光。看似长久,其实不然。终于,到了决别的时候,7月的月底。
卡卡西来到水门家的门口,叹了口气,推门而入。只见,房子里只有玖幸奈一人“玖幸奈师母,他们人呢?”“哎,卡卡西,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他们啊,还没来呢,是你太早了。”“有吗?”卡卡西骚骚头,坐到单人沙发上,抬头看了看挂在厨房的时钟:现在才下午4点。自己来的是有些早了,带土他们一般会在5点来到这里,水门时早时晚。
卡卡西松了口气,还有时间,还有时间和那群傻瓜一起。
玖幸奈去准备食材了,客厅就剩下卡卡西一个人。他双眼紧闭,看似是在养神。时间一分一分的流逝,客厅里能证明它流逝的唯一就是时钟的嘀嗒声。
4:30,带土和琳结伴走进了水门的家。受到木门撞击的风铃响了几声,清脆的声音回荡在客厅,厨房的门是紧闭的。客厅一点声音都没有,玖幸奈从厨房探出头来,食指放在嘴唇上,让他们安静下来,指指在客厅已经睡着的卡卡西。带土和琳尽量放轻脚步,来到客厅。看到了头靠在沙发背上睡着的卡卡西,卡卡西睡得十分安稳,胸膛一起一伏。
带土带着笑意走到卡卡西身边,准备恶作剧。刚伸出左手,另一只有些苍白的手抓住了带土的手,用劲出奇的大,带土把视野向下移移,看见卡卡西充满杀气的眼睛,冷汗都出来了,急忙解释到“笨卡卡,是我是我。”卡卡西顿了一下,有些歉意的松开手,眼里的杀意烟消云散。
‘自己还是太警惕了’卡卡西暗想,带土握住自己被卡卡西捏的发紫的左手腕。骂到“笨卡卡,你怎么回事,这么警惕,我又不是来杀你的。”最后一句被带土变成了嘟囔。“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是我太警惕。”卡卡西举起手,表示歉意。
这个小插曲结束,三人等着其他人的到来“哦,对了”琳像想起什么似的,问到“鸣人呢?今天不是和带土你出任务了吗?”问题让正在吃水果的带土呛了一下“咳咳!那……那个”“先把你嘴里的水果吃完再说话。”卡卡西不屑的声音传到带土耳旁,带土干脆嚼都不带嚼的咽下去,省的卡卡西再说他。之后他给卡卡西抛了一个白眼,转过头向琳解释到“鸣人去和佐助他们去修炼了,等一会才能……”“我回来了!”
带土话没说完,就被门口的鸣人打断。
“鸣人?!你不是去修炼了吗?”鸣人嘻嘻一笑“嘻嘻,以我的能力没问题,今天给自己放个假不行?”带土调侃到“照你这么说,你天天都在给自己放假了”“什么?!带土叔,你再说一遍!”“我说过了,现在你要叫我带土老师!”一大一小打着嘴仗,门口的阳光洒进来,照到两人的身体上“卡卡西33,你来帮我啊”鸣人叫苦着“等等 为什么要叫卡卡西为老师 谁教你们教的最多啊?!”带土指着鸣人的头质问“卡卡西老师比带土叔像老师的多!”鸣人干脆嘟起嘴。“你小子……”带土恼羞成怒
一双手把大号鸣人和小号鸣人推开,“你们啊……不吵能怎么样,还有没有忍者的样子?”阳光的声音回荡在两人耳边“水门老师!(爸爸)”“好了好了”水门把两人推向饭桌。卡卡西注意到该吃饭了,抬头看看时钟5:30。‘还有一个半小时……’卡卡西的心里做着倒计时。
饭桌上,几人笑着,聊的火热。卡卡西又抬头看看时钟:该走了……时针指向“7”这个数字
—————————————————————————————
下章老卡“第一次”(记住这个第一次)离别~( ̄▽ ̄~)~

带卡才是真爱

我们就着【带土当上火影的想象】来说
某来(冲进屋内):大家,我发现一个重大的问题!
某背:哦,是什么?
卡卡西:(小黄书向下移移)
带土:(结束精分)
鸣人:(好奇的凑过来)
还有好多,全部省略……
佐助:等等!为什么我的动作会跳过?我好歹是男二
某来:佐助 你在我的文里可是一枚昙花啊。
佐助:(青筋暴起)麒麟!




















你以为就这样完结了?不不不,自从某水和角都的教训后,我进行了修炼。
某来:(轻松躲开)佐助,不要冲动,先听我说(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带土:哦?
某来:(深吸一口气)你们都还记得带土想象当上火影的样子吧?
众人:【带土和卡卡西并肩站在琳的墓碑前……】嗯嗯(点头)
某来:好,那我问你,既然是想象,就可以为所欲为对吧?你看带土,天天刷女神……
带土:(青筋暴起)
某来:可是呢?为什么他的幻想里只有卡卡西活着,琳却死了呢?还让卡卡西成为他的助理,要知道,火影的助理可是不离火影半步的,那么……(猥琐一笑)我们可以充分的证明……带土和卡卡西是真爱!(撒花撒花)
卡卡西:(黑着脸)带土,我数三,二,一,把她往下扔。
带土:(点头)恩!
某来:(;V  ;)

好好活下去 5

这几天,卡卡西退去了暗部队长的身份,成为普通的上忍,也答应带土帮他好好管管佐助。
          带土和卡卡西卧在大树的树荫下‘话说……佐助还是和以前一样啊,只不过不那么刁钻了。’卡卡西心里暗想。有时候,他会把自己见过的宇智波好还分析一下,发现宇智波中二十分严重,而且一个个都是面瘫,还不爱说话。卡卡西想到这里终于开口了“有时候,真的觉得带土你根本就不是宇智波的人啊,你看……”卡卡西举了一些例子,最后来了一句“而且宇智波的人都是天才,你……”卡卡西撇了一眼带土“啧啧……”发出两声类似看不起的声音。“笨卡卡……”带土涨红了脸“一天不损我是不是不舒服!”“嗯嗯”卡卡西点点头“就是这样的。”“你……”“我怎么了?”“火遁•豪火球之术!”两人又是一次打闹
        鸣人他们在一旁表示这已经是每天必有的节目了,有时候鸣人真的很想拉着小樱他们去电影院买点爆米花回来看好戏。
         卡卡西在这里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着。而且他发现,每个月的月底,水门班都会聚一次,好像有说不完的话。
         一天晚上,卡卡西刚从水门家回来。因为十分劳累的缘故,粘在床上就没起来了。
                  “这是哪里?”卡卡西渡步在一个无边无际的白色空间里,突然,有一个声音,如雷一般“你是旗木卡卡西吧……”“!”卡卡西停下脚步,查看声音的源头。可惜,什么都没有。“你不用在意我是谁,问你一个问题。”“什么?”卡卡西很好奇,骚骚自己柔顺的银发。“想不想让那个世界的鸣人他们过上这样的生活?”“……”卡卡西一阵沉默,他想到这个世界的鸣人有着自己的父母,有着属于自己的父爱母爱。佐助有着自己的族人,有着和哥哥的快乐时光。阿斯玛……他想了太多,唯独没有他自己。“想!”嘴比脑子快了一步,不过这也是他要说的答案。“那么……”那个声音顿了几秒,看来是在思考什么“下个月的今天的7点,我会把你带走。”“去哪里?”没有声音回答“喂!回答我啊!”卡卡西跑起来,边跑边喊“喂!”
       “呼……呼……”卡卡西喘着气,“梦吗……”他望着小时候的自己和溯茂的合照自言自语着。他想了些什么,看似想明白后又顺势躺到在床上,慢慢闭上眼睛睡着了。
                               *
         “这样啊……”水门双手合十,托着自己的下巴“还是原来的要求,请您不要说出去,拜托了,水门老师。”卡卡西双手插兜,声音里有几分恳求。“恩,我知道了”水门松开合十的双手,点点头。得到这个消息的卡卡西并没有离开的意思,他顿了几下,问到“水门老师,有没有时间长一点的任务可以做?”卡卡西很惊奇,为什么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不想再见到带土?还是怕到时候会依依不舍?这是连他自己都答不出的问题。水门叹了口气,这孩子的心理他清楚的很。接着,他摇摇头说到“没有,最近五大国比较的清净”他骗了卡卡西,如果直接说出自己安慰的话,卡卡西就会十分难堪,水门知道,卡卡西不喜欢别人去触碰他的内心深处。这样的回答再好不过。
          “哦”卡卡西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逃似的离开了火影办公室。紧随其后进来的琳抱着一大堆文件问到“刚才看见卡卡西出去了,怎么了?”“不,没什么”看到闭口不提的水门,琳放弃的追问的想法,不再过问。

好好活下去 3

继续发……(记得留言)
—————————————————————————————
  夜,深了。月亮安静的俯视着整个木叶,路上的灯亮着,些许的灯一闪一闪的,长椅上空无一人。这些配合着夜色,成了夜里一道特有的风景。大家从水门的家里走了出来,带土和琳向自己在宇智波住宅区附近的房子走去。自来也向夜深人静的街道走去。而卡卡西,他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毕竟是另一个世界。他想了想,觉得自己的家应该还是在上忍公寓,便也向街道走去。
      水门从后面叫住了他“卡卡西,你要去哪里?你的家不是在旗木老宅吗?”卡卡西转过头去,准备为自己的行为圆场。刚准备说出自己所编制的谎言,却被水门打断“卡卡西,你怎么了。在玖幸奈的生日上为什么会有那样的眼神……我问带土了,你今天的行为很反常。本来以为你是个间谍,伪装的卡卡西。但是……如果要下手的话,在生日会上到处都是机会,但你没有下手。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看到带土会哭?为什么会有那种欲哭无泪的眼神?回答我。”
          “……”卡卡西一时语塞,不敢直视水门那湛蓝的眼睛,他怕他情不自禁的对着那双眼睛说出实话。“看着我!”从声音里可以听出水门有些生气,卡卡西抬起头,看着盛气凌人的水门“……”‘看着水门老师的眼睛就会把什么都说出来啊’
           在俩人的对视下,卡卡西输了。“这样吧……”卡卡西无奈的叹了口气“水门老师,你跟我来。”
            “……”卡卡西的瞳孔渐渐缩小,他本来是想和水门在老宅里谈一谈,结果……他想都没想到,他的爸爸——白牙,还活着。“爸爸……”“哟,卡卡西回来了?玩的怎么样?哎,水门也在,你又干什么事了?”“卡卡西他很乖啦,我来是有其他事”
溯茂看着水门和卡卡西一脸懵逼。水门把自己的猜疑说了出来,又转头看向卡卡西。
        卡卡西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跪坐下来,将一切全盘托出“我是另一个世界的人,那个世界的你们都……死了”“……”两人继续看着他,只不过脸色有些难看“爸爸因为在一次任务中救了同伴,让木叶受到极大损失,后来在我7岁是自杀了。带土为了救我而死,琳被我亲手杀害,水门老师为了救木叶,保护鸣人,和师母一起死在九尾手下。阿斯玛,自来也SAMA都死了。剩朋友,家人都渐渐离去。”这些话毫无感情,但是卡卡西是悲愤的。这可以从他一直在颤抖的身体看出来,他们看不见卡卡西的眼睛,不能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
     溯茂在听到那个世界的自己丢下年幼的儿子离开的时候,脑子就空白一片。现在溯茂和水门走到卡卡西身边,他们已经不在乎了,卡卡西是哪个世界的人,他们只知道,自己对不起眼前这个看似十分坚强却又能一下击碎他内心的银发孩子。
     水门温柔的说“卡卡西,这些年来你一定很不容易吧”“是时候该揭下你坚强的外壳了,孩子,我不管你和我们在那个世界是什么样子。现在的你,有我们,卡卡西,想哭就哭吧。你不再是一个人”溯茂眼里全是慈爱。“……”卡卡西望着他们,眼里充满了惊奇。接下来,他的眼帘沉下。“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一个个离开,为什么不考虑我的感受……我就像一个空气一样一文不值吗?每个人都说好要和我一起走下去,却又一个个再度离开,那那些誓言又是什么,随口一说吗?留下我,你们知道我有多生不如死吗?每次想离开的时候,都有想到你们让我去保护的东西。我就会以‘我没脸去见他们’而留下我到底算是个什么?一个毫无感情的机器吗?还是一个装满一堆实现不了的誓言的容器……我到底是个什么……”卡卡西把头埋进溯茂的胸怀,浑身止不住的颤抖。“想哭就哭吧,孩子,是我们对不起你……”溯茂拍着卡卡西的背。溯茂的话像一把剑,冲破了卡卡西最后的心理防线,他大哭起来,想一个孩子一样。哭声回荡在安静的旗木老宅里,水门和溯茂看着大哭不止的卡卡西,眼里全是内疚和自责